集結號 (有雷)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心得 集結號 (有雷)

發表 由 moviehours 于 2009-03-28, 5:51 pm

無名英雄的輓歌─《集結號》

連長:「不管幾點鐘,以集結號為令,隨時準備撤退!」
團長:「聽不見號聲,你就是打剩下最後一個人,也得接著給我打下去!」
─馮小剛《集結號》

五二零的再次政黨輪替,也預告了兩岸正式三通的序曲,在過去八年中一直抱持著閉關自守心態的台灣政府,也不得不面對「中華文化」的再次強力入侵的衝擊。以影視產業而言,「大陸劇」在所謂「歷史正劇」的帶領之下,早在「韓流」襲台之前,就已經風靡台灣的電視劇市場,台灣觀眾對《三國演義》、《雍正王朝》、《康熙帝國》與《漢武大帝》等大陸古裝歷史劇都能津津樂道;更對唐國強、陳道明與陳寶國等大陸影視界的「大腕」(大牌演員) 都不陌生。而大陸電影早期因政治因素,無法正式在大螢幕上與觀眾見面,就算是近年較為開放,每年仍有總量的限制,而且就算是正式院線上映的電影,也有放映廳數的限制,美其名是保護「國片」(台灣電影),或許骨子裡有著恐懼「文化統戰」的味道。不過以未來兩岸的發展趨勢,大陸電影或許會隨著大陸廉價的盜版光碟大舉入台也不一定,所以看大陸電影學簡體字,並且瞭解中國現代化的過程,也不失是一種快速有效的學習方式。
近期三部賣座的國片,故事背景正好設定在三個不同時代的亂世中國。亂世出英雄,既為英雄就難逃悲劇的宿命。《色戒》中的地下抗日志士因女同志的背叛而被槍決;《投名狀》的趙二虎因兄弟的背叛而被暗殺;《集結號》中的九連因為組織的背叛而全員犧犧,不同的電影,相同的宿命,「犧牲」、「榮譽」與「背叛」都是英雄的悲歌,令人不勝欷噓。以國共內戰為背景,馮小剛 (《天下無賊》、《夜宴》導演) 執導,以二線演員為主的現代戰爭片《集結號》(Assembly) 在今年春節檔期與以清末太平天國之亂為舞台,陳可辛執導,大卡司加上大製作的古典戰爭片《投名狀》在大陸市場對戰,《集結號》票房意外的超越了《投名狀》,這樣的成績除了令娛樂界的專家跌破眼鏡外,更讓觀眾好奇究竟是何許的電影,能開出如此的票房佳績?《集結號》之於現代中國,就如同《八百壯士》之於早期的台灣,以這樣比喻觀眾朋友大概就能明白為何《集結號》能在大陸開出票房長紅的原因。拋開意識型態與電影的主題不管,對台灣的觀眾而言,本片的確是一部不看可惜的軍事電影,也可以說是戰爭題裁國片的新里程碑。首先是本片有別於傳統的「軍教片」,片中的「革命先烈」角色,不再是「沒有人性」只知道效忠黨國的「戰爭機器」。電影中的軍人有血有肉,有情緒的起伏,也會犯錯。面對戰爭的壓力,他們也是凡夫俗子,一樣會恐懼,一樣也動心起念想要逃離戰場。就像克林伊斯威特的電影《來自硫磺島的信》中的日本軍人一樣,在戰爭中任何人的內心都因恐懼而脆弱不堪一擊,但在人性弱點的前題之下,這樣的袍澤情誼卻更顯得可歌可泣,而使電影的情節更具張力與催淚。另外更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影投入大量的資金在戰爭場面的特效處理上,也使得本片有中國版「搶救雷恩大兵」的美譽。電影中逼真的槍林彈雨,烽火遍地,是韓片《太極旗生死兄弟》特效團隊的傑作,寫實的程度讓觀眾可以深刻的感受到戰爭血淋淋的殘酷,也對戰場上軍人的處境感同身受。
《集結號》的故事設定在1948年國共內戰的淮海戰役 (徐蚌會戰,註一),擔任解放軍某兵團步兵連的九連連長的谷子地,在一次軍事任務中遭到蔣軍 (國民黨部隊) 的強力攻擊,在彈盡援絕的情況下,所屬幾乎死傷殆盡,傷重的弟兄弟兄告訴他撤退的「集結號」已經響起,要他儘速帶領殘部撤退,以保住九連的香火,但他一直堅持未聽到「集結號」仍要盡忠職守,堅守陣地,最後全連四十七位弟兄全員陣亡,只有他九死一生。被俘倖存的他一直耿耿於懷,因為他一直認為是自己的疏忽未聽到「集結號」,而造成弟兄的全員犧牲,在與原單位失去連繫的情況下,他一直隱姓埋名做個小兵,繼續獻身解放戰爭來逃避現實,並想以為國捐軀來解脫自己的內疚。韓戰結束後,他退伍回到弟兄陣亡的汶河舊戰場,所有的弟兄因尋不到屍首,只能以失蹤處理,無法得到共和國烈士的殊榮,遺屬也無法得到政府的妥善照顧,內疚的他便以爭取恢復袍擇「榮譽」做為自己對犧牲弟兄的贖罪。在整個過程中,必須對抗對抗保守的黨政軍官僚體制,並對他曾被蔣軍俘虜而茍活做出質疑,在整個困難重重追尋真相的過程中,他為弟兄爭取到軍人的最高榮譽,自己也得到心靈的救贖。
本片的製作團隊以淮海戰役為背景,另外再拍了一部紀錄片《犧牲》,片中真實記錄了一群退伍老兵,在解甲歸田之後,心中都有一個罣礙、一個遺憾,就是對於那些在戰場上生死與共,但是卻沒有等到勝利的戰友,他們當中很多人甚至連名字也沒留下,他們的親人至今仍在痴痴等待他們的歸來,如果能為他們找出名字,還給他們「烈士」的榮譽,同時也給他們的家屬一個交待,讓政府能給遺屬應有的撫恤,這也是生還者對死去的弟兄惟一能做的事。在這樣的信念下,一群退伍老兵橫越了中國廣大的土地,在有限的資源與線索中,為了尋找真相,繼續另一場對抗時間的戰役。在為期五十五天的淮海戰役中,國共雙方參戰的官兵破百萬,陣亡者數十萬。陣亡的解放軍成了開國烈士與革命先烈,有袍澤為其立碑歌頌,香火不斷;而蔣軍戰死的將士就成了遊盪在萬人塚的無主孤魂,淹沒在歷史的洪流中無人知曉。成王敗寇,歷史上國民黨視為戰爭英雄的黃百韜將軍,也在本次戰役中壯烈成仁,戰後其遺孀懇求其部屬楊姓軍長能潛回戰區,將其老長官黃將軍的遺體偷運回南京安葬,受委託的楊姓軍長竟然收了重金後隔夜逃跑偷渡到馬來西亞,這段「貪生怕死,棄信背義」的小插曲,或許在歷史上無足輕重,但相對於電影中解放軍戰至一兵一卒的勇氣與生還者為陣亡者平反的執著,其軍魂與情義可真是天壤之別。由此可知國民黨政府在大陸會兵敗如山倒轉境台灣,除了軍隊內部因派系鬥爭分崩離析外,軍人離心離德,喪失信念,沒有了鬥志而厭戰畏戰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馮小剛有意藉本片向日本大導演黑澤明的《夢》致敬,《夢》的第四段「隧道」,二戰後戰敗的日本軍官返鄉,途經一幽暗的隧道,當他走出隧道後,發現他所指揮已戰死的部隊跟隨他從隧道中走出,他的袍澤完全不曉得他們已成為幽靈,軍官在向他們解釋後,無奈的喊了向後轉齊步走的口號,把幽靈部隊送回幽暗的隧道中。《集結號》電影的最後一幕,在為所有的陣亡的官兵追贈烈士的授勳典禮上,退伍的團部司號員,正式為九連吹起集結號。當號角響起,導演特別接鏡頭轉到九連成仁的前一晚,連長帶著九連的弟兄,持著火把帶著裝備經過汶河大橋,整個橋面上一片光亮而詳和,就像連長帶領著弟兄已經完成最後的任務,「過橋」後所有犧牲官兵的孤魂可以撤離陣地而安息。最後鏡頭帶到男主角張涵予所飾演的連長谷子地身上特寫,然後橋上歸於黑暗與平靜,也像徵他完成了最後的任務。軍人魂即為「服從命令」,無懼於犧牲,就算是生命結束後仍執著於使命之達成。
「無定河邊骨,深閨夢裏人」,在《犧牲》一片中,開宗明義就指出「戰爭猶如一場死神的盛宴,生命在這裡顯得如此的脆弱,對於戰場上的士兵來說,永遠有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自從上戰場的那一刻起,就隨時準備犧牲」。未來政治上台灣何去何從?我們只能期待兩岸的領導人與民眾,能夠有足夠的智慧以和平的方式解決這個歷史難題。政治比戰火無情,視生命如蔽屣,犧牲換來的「榮譽」卻是成就上位者的權力,豈不可悲?

註一: 節錄維基百科,關鍵字「淮海戰役」「徐蚌會戰」
徐蚌會戰是第二次國共內戰「三大戰役」之一。1948年11月6日開始,1949年1月10日結束,歷時55天。杜聿明、劉峙防守的中國國民革命軍的5個兵團部、22個軍部、56個師共55.5萬人被共產黨劉伯承、鄧小平、粟裕指揮的華東野戰軍、中原野戰軍消滅及改編,人民解放軍則傷亡13.4萬人。
1948年9月,華東野戰軍在濟南戰役獲勝後,代司令員粟裕向中共中央軍委提議,希望乘勝舉行一場攻殲淮陰、淮安、寶應、高郵、海州、連雲港的國民革命軍的戰役,稱為徐蚌會戰,為下一步奪取徐州做準備,隨即得到批准,這就是中共方面原來預定進行的較小規模的徐蚌會戰。華東野戰軍主力在山東省濟南以南,以及山東省臨沂、和江蘇省宿遷地區休整一段時間以後,這時,中華民國蔣中正總統為鞏固江淮、屏障南京,以徐州為中心,利用津浦、隴海兩條鐵路,佈置了五個兵團和三個綏靖區的部隊80萬人,組成「一點兩線」的防禦陣線,採取戰略守勢,準備抗擊共產黨的進攻。可是,中共中央軍委決定華東、中原野戰軍及華東軍區部隊共60餘萬人在東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臨城、南達淮河的廣大地區,與之進行戰略決戰。
本戰役後,共產黨控制了長江以北的華東和中原廣大地區,使中華民國政治中心南京及經濟中心上海處於共產黨的直接威脅之下。同時由於在徐蚌會戰中,蔣中正的黃埔軍系損失大半,造成他在政府內地位的動搖,李宗仁、白崇禧為首的桂系勢力藉此發起了對他的攻擊,直接導致他次年的被迫引退。
avatar
moviehours
優質會員
優質會員

注冊日期 : 2009-02-26
文章總數 : 31
積分 : 3267
威望 : 0
喜愛的電影職務(1) : 行銷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