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人的交流網站


    從《我的小牛與總統》談法國電影在台灣 (上)

    分享
    avatar
    moviehours
    優質會員
    優質會員

    注冊日期 : 2009-02-26
    文章總數 : 31
    積分 : 3202
    威望 : 0
    喜愛的電影職務(1) : 行銷

    心得 從《我的小牛與總統》談法國電影在台灣 (上)

    發表 由 moviehours 于 2009-03-28, 6:25 pm

    法國是電影的發源的聖地,1895年12月28日,盧米埃兄弟 (Auguste Marie Louis Nicholas & Louis Jean) 在巴黎歌劇院前的嘉布辛大道(Boulevard des Capucine)十四號咖啡館的地下室「印度沙龍」,展開了「活動影戲」的活動,公開播放「電光影戲」(早期「電影」的中文翻譯),巴黎就注定與電影結下不解之緣,幾乎所有電影史的書籍也都以此做為電影的起點。法國、韓國、印度與中國,是目前僅剩國片市佔率超過好萊塢電影的少數國家,2008年法國電影《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與《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 進軍奧斯卡大有斬獲,最後瑪莉詠克蒂亞 (Marion Cotillard) 以《玫瑰人生》贏得最佳女主角,這代表法國電影除了征服美國的商業市場外,在電影創作的層面上也影響了好萊塢。所以像這樣有感染力的藝文商品,也在台灣的電影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法國電影就像幻象戰機是台灣進口電影市場中,數量僅次於美國好萊塢F16的電影。法國這個擁有羅浮宮與幻象戰機,傳統與現代兼俱的多元化國家,它的電影為何在千里之外的台灣受到觀眾的青睞?除了長久以來的文化交流外,法國電影界肯定台灣電影工作者的成就,在法國本土和國際競賽場合對台灣電影的支持也不遺於力,所以台灣的觀眾對法國電影也以票房投桃報李;加上近年來法國在台協會的大力推廣,使法國電影在台灣不時開出票房佳績,獨領風騷。
    法國電影在台灣有影響力的片種大概有四大類型:
    一、純藝術電影:
    電影史上最偉大的運動新浪潮的電影大師:楚浮 (François Truffaut,香港文化工作者陸離所取的華文譯名,並經本人認可)、侯麥 (Éric Rohmer) 與高達 (Jean-Luc Godard) 等導演的作品為代表,藉由早期錄影帶與近代DVD的傳播,在無形中影響了好幾代的台灣電影人,也帶動了台灣電影從1982年《光陰的故事》開始的新浪潮運動。台灣知名的國際大導演如侯孝賢、楊德昌與蔡明亮等人都深受法國電影的影響,而且這些導演的作品也在法國廣受歡迎,並且也讓一些台灣的電影技術人員如杜篤之和杜可風等人跟著被法國與國際影壇所認識。另外由以下的案例就可以看出法國對台灣電影工業的重大影響:
    1.1987年楊德昌《台灣新電影宣言》(Manifeste du film taïwanais),被收錄在法國
    出版的《電光幻影100年》一書中 (註) 。
    2.楊德昌在2000年獲得金棕櫚獎提名,並贏得最佳導演獎,揚名坎城的代表作
    《一一》(YiYi / A one and a two) 是由法國出資拍攝 (該片竟然未在台灣本土做商業播映過,迄今也仍未正式發行DVD);隔年2001年並受邀擔任第五十四屆坎城影展國際競賽評審。他早在1997年的作品《麻將》(Mahjong),就是中法合作,故事是一位年輕的法國女性,在華人城市中遇到語言障礙與生活隔閡的問題,女主角由法國知名女星維吉妮亞拉朵嫣 (Virginie Ledoyen) 擔綱。
    3.影壇的「台灣之光」侯孝賢更是以法國的南特影展做為國際影壇的出發點,先後在1983年以《風櫃來的人》與1985年以《冬冬的假期》獲得最佳影片;1987年以《戀戀風塵》獲得最佳攝影獎及最佳音樂獎。之後他在1993年以《戲夢人生》獲得坎城影展評審團特別獎,其本人與作品贏得法國影壇的普遍尊重。1997年法國導演奧立維耶阿薩亞斯 (Olivier Assayas,女星張曼玉的前夫) 還特別拍了一部紀錄他電影創作歷程的紀錄片《侯孝賢畫像》(HHH: Portrait of Hou Hsiao-Hsien),肯定侯孝賢在國際影壇的地位。他近年的三部新作《咖啡時光》、《最好的時光》與《紅氣球》 (Le Voyage du ballon rouge),都是與法國共同出品。今年2008年法國在台協會主任潘柏甫於5月29日《紅氣球》首映會前,頒贈侯孝賢法國文藝騎士勳章;第61屆坎城影展他獲邀擔任「電影基金獎」(Cinefondation,對象為全世界所有的學生,首選一千部左右的影片)與短片競賽獎兩個獎項的評審團主席。
    4.蔡明亮1993年的作品《青少年哪吒》初試啼生就在南特影展贏得「最佳新人
    電影」。1998年《洞》在資金籌措階段,就預賣給法國的高矮公司,成為該公
    司推出「西元2000年來臨的那一刻」的十部影片之一,該片也入圍第五十一
    屆坎城影展競賽片,最後得到會外賽的「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2001年《你
    那邊幾點》除了在法國拍攝外,還請到楚浮作品《四百擊》(Quatre cents coups,
    Les / 400 blows,法文俚語,原意人間地獄(raising hell) ) 中的男主角尚皮
    耶李奧 (Jean-pierre leaud) 客串。2005年《天邊一朵雲》獲得南特影展特別獎
    「最佳導演」。今年2008年接受法國羅浮宮邀請拍攝年度鉅片《臉》(FACE) 。蔡明亮更比侯孝賢早在2004年就獲頒法國文藝騎士勳章。
    由以上這些例子,我們可以瞭解到法國電影對台灣電影界深遠影響與貢獻。
    二、法式文藝片:
    法國女星在台灣的知名度絕不遜於好萊塢的一線女星,如茱莉葉畢諾許、蘇
    菲瑪索與奧黛莉朵度等人更是許多台灣觀眾的夢中情人,而這就是散發著濃鬱左岸風情、讓人沉醉,浪漫與知性兼具的法式文藝片所帶來的效應。《新橋戀人》 (Les amants du pont-neuf) 、《烈火情人》(Damage)、《偶然與巧合》(Chance or coincidence) 與《艾蜜莉的異想世界》(Le Fabuleux destin d'Amélie Poulain / Amelie) 等電影在台灣都是耳熟能詳的「經典」。其中《艾蜜莉的異想世界》2002年在台灣上映時台北票房突破2500萬,為年度票房第二十九名,是排行榜中前三十名中唯一的一部非好萊塢電影;該片的電影原聲帶在當年的銷售排行榜更每週屢創佳績,4月1日當週在大眾外文榜是第七名、玫瑰西洋榜是第五名,以非流行歌曲能同時雄距在兩大唱片排行榜更是罕見。由此可知法式文藝片在台灣受歡迎的程度。
    三、動作片與動作喜劇片:
    二十年前盧貝松 (Luc Besson) 的《碧海藍天》(The big blue) 與其電影配樂,征服了台灣影迷的心,但盧貝松征服台灣的電影票房,卻是動作片與動作喜劇片的類型,盧貝松掛名監製的電影《終極殺陣》(Taxi) 系列,這部電影從1996年的第一集開始,到2007年的第四集,十年間連續拍了四集,以續集電影的拍攝速度,可直逼好萊塢的賣座大片,法式的「柔性陽剛」與幽默,有別與好萊塢的血腥陽剛,每集的票房在台灣更是屢創佳績。
    四、溫馨教育片:
    如《放年班的春天》( Les Choristes)、《蝴蝶》(Le Papillon) 與本次要介紹的《我的小牛與總統》(Vache et le président, La / The Cow and President)等溫馨教育片,最大的特色是將法國的風景、文化內涵與價值觀透過電影置入性行銷給觀眾,法國電影一般注重人物情感的細微流露和細節的把握,對比好萊塢電影強調情節的曲折和撲朔迷離,法國電影有更多的觀影韻味。
    五、其它:
    如法國的動畫,瘋影工作室 (Follmage Valence Productions) 的《大雨大雨一起下》(Raining cats and frogs) 等作品,其清新獨特的畫風與幽默的劇情,在國內就有一批死忠的粉絲。賈克貝洪 (Jacques perrin) 的科學紀錄片:《小宇宙》系列 (Microcosmos) 與《鵬程千萬里》(Le peuple migrateur),更是國內各級學校普科的熱門教材。

    註:
    1996年,正逢電影誕生100週年慶,「法國電影筆記」特將電影史上重要事件挑選後,集結編輯成書籍著作《電光幻影100年》(journees qui ont fait le cinema),其中1986年11月6日,便是以此宣言為題材。1986年11月6日晚間,台北市濟南路二段69號的房屋內正舉行聚會……屋主楊德昌先生年約40歲,為台灣最出色的導演之一。這個棟住宅甚至於也是慶祝的一部份,因為房屋常被商借為電影拍攝的場所,包括他自己的電影《海灘的一天》。搖滾音樂與古典歌曲之間,與會者吆喝的乾杯聲中,利用這個隆重的機會發表一份「台灣電影宣言」。該宣言明確的指出台灣新電影發展的三個難題:第一、指責國家級的電影機構操控大權,左右電影製作,發行和經營的官方單位中央電影公司。導演們抗議:『遭負責電影行政的單位搞的一踏糊塗,我們已無法分便它是一個以文化為主或商業為先的機構,或者它是一個宣傳單位』;第二、簽名者指控那些具有影響力的媒體,在毫無任何電影知識的編輯命令下,只知報導一些影歌星動態,對電影本身一點也沒有興趣;第三、他們指責大多數影評人皆平庸無能,他們假借香港和好萊塢「娛樂式」電影之名,逐步迫害台灣新電影。這份請求文件包含電影的獨立政策、經濟及社會地位及完整的美學三項。但是,如果1986年11月6日真的是台灣新電影「脫胎換骨」的日子,那麼與會者所立下的這份群體與爭議的宣言,也為他們往後四分五裂的局面揭開序幕。今天,楊德昌很感概的說那其實是『結束的開始』。

    刊登圖片
    法國在台協會官員Loic Wong (黃名振) 參觀博多屋電影圖書館

      現在的時間是 2017-09-22, 5:27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