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人的交流網站


    【小說】五分後的世界 (村上龍 著)

    分享

    Jerry Chen
    電影人論壇 - 站長
    電影人論壇 - 站長

    注冊日期 : 2009-02-13
    文章總數 : 2340
    積分 : 5785
    威望 : 120
    喜愛電影類型 : 好電影都看
    喜愛的電影職務(1) : 編劇
    喜愛的電影職務(2) : 導演
    喜愛的電影職務(3) : 製片
    即時狀態 : 電影是“幹”出來的,不是“吹”出來的。

    【小說】五分後的世界 (村上龍 著)

    發表 由 Jerry Chen 于 2009-04-09, 2:16 am



    五分後的世界

    作者:村上龍/著
    譯者:張致斌
    出版社:大田
    出版日期:2003年07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4554503
    裝訂:平裝
    定價:250 NT


    內容簡介:
    一個正在東京近郊慢跑的中年男子,跑著跑著忽然發現自己深陷熱帶叢林的行軍隊伍裡,周圍彌漫著一股不可言喻的殺意。「不能亂動,一動就會被殺」懷著警戒之心,他緊跟在行軍隊伍之後,終於進入某一個類似集中營的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會置身於此?不經意地望向手錶,指針居然只走了五分鐘。


    作者簡介:
    有人說他是暴力和頹廢的解剖大師;有人盛讚他是繼三島由紀夫之後,最具代表性的當代超級行動派作家;村上春樹曾經說「他的好奇心像鯊魚一般」;而村上龍自己說,保持活力與熱情,最重要的是做自己最喜歡的事。

    1952年生於長崎縣佐世保市,本名龍之介的村上龍,一直抱持著「不重複用同一個方法」創作作品,第一部小說《接近無限透明的藍》即獲得第19屆群像新人獎、第75屆芥川獎,作品的尺度在當時引起不小的社會騷動,這一位天才作家在喧囂與出類拔萃的資質中,初試啼聲便於日本文壇擁有了屹立不搖的文學地位。

    過去曾被宣稱是日本「年輕一代的旗手」,村上龍拒絕「被定位」,活躍於電影、電視、廣告、音樂、旅行的他,永遠敏感觸摸時代核心,將社會脈動化成筆下一部部緊扣人心的奇異作品。

    村上曾經出版過《共生蟲》、《希望之國》(大田出版),《寂寞國的殺人》(紅色),《投資才有希望》(如何)


    紅膠囊推薦:
    村上龍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具有爆發生命力的小說家,從《共生蟲》以來,村上龍不同於村上春樹自覺式的心靈深度演出,反而推出的是一部接著一部在作品內裡極具煽動性的革命思想。村上龍到底想煽動誰?想革什麼命?可能沒人比他自己清楚,可是清楚的是我每次讀罷他的新作品在驚嘆他的想像邏輯之餘,都有一種莫名的熱血沸騰在心中。


    影人 stan0124 推薦短評:
    之前一次跟了許肇任導演的片,金枝演社出借了他們的場地一個多月給我們當主場景。有天拍到二樓起居空間時,發現桌上躺著一本村上龍的《五分後的世界》,導演大大地讚揚了這本小說對於聲音的精彩描繪,說是除了中國古代詩詞之外,他很少看過這麼精彩的文字運用。

    我猜導演指的應該特別是Wakamatsu(若松)在Old Tokyo舉辦音樂會的那一段。從第一個音符下來開始,村上龍用了八九頁的篇幅,描述這場故事時間一個小時,改編自理查.史特勞斯《Metamorphosen》的演出。

    『聲音從毛孔和汗腺慢慢滲入,雖然神經與細胞一時之間將之視為異物而吵吵嚷嚷,但是逐漸便與體液同化,並強行進入依賴症的狀態,一但產生了快感與害怕快感若是從此消失該如何是好的恐懼,就又竄出皮膚離開身體......』。許肇任導演甚至搬出白居易的琵琶行與之比擬,在官感形容的這方面,《五分後的世界》在我貧乏的閱讀經驗中真的是少見的精彩之作。

    在故事中,Wakamatsu是地下日本國Underground引以為傲的世界級音樂家,曾在紐約、倫敦等重鎮舉辦過音樂會,並公開推崇Underground的世界革命理念。Wakamatsu始終抱持的一個想法就是,要以敵人也能理解的方式,以全世界都能理解的語言和表現,持續展現Underground國民的勇氣和尊嚴。

    Wakamatsu企圖創作出一種具體、可觸、可見的音符。理查.史特勞斯正是出色的感官化作曲家。難怪村上龍創造出Wakamatsu這個角色,而Wakamatsu選用了理查.史特勞斯的名曲改編出自己的得意作品。原來是三個分處虛實世界、不同創作領域的同路人。

    手邊也有一張《Metamorphosen》的唱片,動人的二十三件弦樂合奏作品,是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在1983年的版本。卡拉揚是個外界評價很兩極化的指揮家,幾十年的時間,他把柏林愛樂精雕細琢的合奏技巧推到世界頂端。反對者卻認為卡拉揚的精緻已到了做作、虛假的地步,有詮釋過度的缺點。

    Wakamatsu在Old Tokyo那場改編自《Metamorphosen》的漸強演奏,讓數十萬現場人群如癡如狂。而卡拉揚的錄音傳播事業,也讓古典樂的普及度大幅度攀升。雖然因為錄音技術而取得重大成功正是許多人批評之處,但是現場演奏的精準度、和諧度便達到了錄音作品的品質,對於卡拉揚或對於柏林愛樂,我覺得不應吝於給予掌聲吧!

    卡拉揚的音樂生涯,雖然沒有像Wakamatsu那樣史詩劇場精神的政治目的,如果單講古典樂推廣傳播這項目的,卡拉揚在柏林愛樂掌權期間的成就,絕對在古典音樂史要記上一支功勞,如同Wakamatsu對於宣揚Underground精神的功勞。
    (轉載:CHENCHIENYING BLOG)


    --

      現在的時間是 2016-12-06, 2:38 am